博电竞 www.765.me

霍林郭勒

您的当前位置: 霍林郭勒新闻热线 > 霍林郭勒 > 正文

曾被村民认为下来 镀金 的第一书记 卸任后却成

发布日期:2020-06-21 点击:

  

齐鲁网·闪电新闻6月20日讯 “奚书记,我可遇上大难题了。要不是实在没辙了,我不会找你的。你快回来帮帮我。”

接到临沂市临沭县王岔河村村支书王绍乐的一个电话,奚楚立马动身,开着一辆满是泥泞的越野车,从350公里开外的济南赶了回去。

奚楚已经记不清,离任后自己是第多少次回去了。奚楚摇开车窗,时不时瞥一瞥村景。路过的不少村民都瞧见了他,纷纷冲着他打招呼。

“奚书记?诶?!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来来来,吃蓝莓,我这一屋都是!”

“不吃了不吃了!”

村口交通繁忙,车子暂时停了下来。趁这功夫,有村民连忙跑回屋里去,装了一大篮子蓝莓,忙不迭放到奚楚车里。

“不能收我不能收!”奚楚下车,又塞了回去。他吓得赶紧“落荒而逃”。

蓝莓没收,但奚楚开始哼起了小曲儿。回想起两年前,刚来村里的场景,奚楚心情很愉悦。

2017年进村,才知捧了一块“烫手山芋”

王岔河村由东岔河、西岔河、花园村和小寺村四个自然村组成。2017年2月底,奚楚第一来到王岔河村。拿着手机导着航,骑着一辆红色的小电动,奚楚从十公里开外的镇上赶过来。

刚来的第一天,就让奚楚满怀着的壮志和期望落了个空。村委会办公室里一个人都没有,里边乱糟糟的。屋子里灰尘老厚,堆着不少垃圾。

(图为奚楚第一天到村)

(图为东岔河村村委原貌)

找不到人,奚楚又骑着小电动逛起了村庄。那个时候的王岔河村,生人来的很少,奚楚走哪都有人跟着。

“你干嘛来的?”村民好奇的眼光一直跟着奚楚。

“我是省里派过来的第一书记!”

“哦,我以为你又是来搞拆迁的呢。”

(图为奚楚骑着电动车巡查)

五访五问,奚楚发现村里的村容村貌差,污水横流,四个村里没有一条完整的道路。很多地方坑坑洼洼,晴天走路一身土,雨天走路一身泥;在了解村况时,奚楚也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了老百姓的怨气重,对村里的情况很不满意;村委十个村干部职位,却只有四个人,www.ylg60.com。西岔河村的负责人、村主任,花园村的村负责人纷纷被告下来。村干部浑浑噩噩度日,没有办事的心思。

这下子,奚楚心里才明白,自己捧了烫手山芋:这个村,是临沭16个省定贫困村中村情最复杂的一个。

 

“省里又派来了个第一书记 下来‘镀金’的!”

要说村容村貌差,这不是让奚楚最头疼的事情。一个从省里派过来的干部,在这个小山村,受到了极度的排斥。

刚来时,奚楚去了前任的村支书家里。虽说让他进了门,奚楚看出了对方的抵触心理。两人对坐,面面相觑,话都说不上几句。时不时隔壁牛棚、猪圈传来的气味让奚楚更是崩溃,济南长大的人,哪里闻过这些气味。奚楚硬着头皮在里面待了几个小时。

村干部不待见,更别说村民了。那时,在村里暗戳戳都传着非常难听的话:“省里又派来了个第一书记,下来“镀金”的。根本不会给我们办事。在这里呆上两年,回去就高升了!”就连村支书王绍乐,当时心里也对他存在着“偏见”:“走过场的‘花架子’。什么忙都帮不上,以前这种干部太多了,来了两年以后走了,给村里什么经济实惠都带不来!”

身上带着村民和村干部的偏见,让奚楚开展工作,举步维艰。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,获得村民的信任,是奚楚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
一个人树了三面墙,也“树”起了第一书记的威信

(图为王岔河村幸福院整修前)

(图为王岔河村幸福院现状)

看到村里头老人、孩子多。奚楚心里有了个想法,那就是给老人建个养老院,让他们平时休闲的时候好有个去处。想法一出,奚楚立马在东岔河村选好了地。

在养老院里有一块小菜园。菜园两边都是农机,建筑的材料常年堆在那里。奚楚召集起来村干部,清理小菜园。

这不是一件容易事情。小菜园里的建筑垃圾有一人高,全是密密麻麻的路岩石。更令人发愁的是,村干部不听奚楚的。大家都站在一旁,抱着手,看着奚楚一个人忙活。

恼火的很,但是也没有办法。奚楚索性不再管别人,六七十斤的路岩石,他一块一块的搬走、码起来。一开始的时候,还好码。码到和人差不多高的时候,七八十斤的路岩石,抬起来一块就让人气喘吁吁。磨破了皮,流了血,简单擦一擦,再搬下一块。从一点半到四点半,奚楚一个人搬了三个小时,码了三面墙。这看呆了村干部。

村支书看不下去了:“奚书记能这么干,我们庄户人家都受不了。太惭愧了。”

村干部立马全部动手,一起搬起了路岩石。四个半小时,小花园全部清理干净。

让奚楚没想到的是,这一下子,打开了奚楚和村干部最关键的一个点:自那以后,所有的活儿,村干部都动手;但凡有村干部事情没做好,奚楚熊他们,大家也都是嘿嘿一笑,并不往心里去。

也从那以后,但凡奚楚拿起个笤帚、摸个铁锹,立马就被村干部抢走。“你边儿去,我来!”

修五米断头路,村民看到了我破釜沉舟的决心

趁着这股子热头劲儿,奚楚看到了希望。他立马召集村干部、党员、群众开村委会。集中听取村建议,收集村里最核心问题。在村委会上,村民将村里最核心的矛盾点指向了一条路。

这条路,让以为打开了工作突破口的奚楚,遭遇了进村以来,最大的难题。

(图为东岔河村、花园村连接路整修前)

从东岔河到西岔河,有一条主干道。这条路是花园村和东岔河这两个村唯一的出村路。目前,这条路道窄路颠,车辆难行。村民集中反映,想要把这个路给修通。

听取村民意见,奚楚费尽周折,筹集到资金,立马开始拓宽道路。路已经修到西岔河边界,只剩下527米,就可以接通主道,却被村民王玉利搅了局。

修这条路,涉及到三户村民的地。王玉利就是其中的一户,他怎么也不同意让路,口口声声道:不行,我家的地不能被占!

地里已经种了庄稼,不能强行施工。但是,修这条路,王玉利家的地被占了吗?奚楚底儿已经摸得门儿清,没有。两三米宽的地,是集体的。王玉利为拿补偿,胡搅蛮缠。

大中午,天气正热。奚楚提着米、蛋、奶,和村干部一起去王玉利家里做工作。王玉利坐在躺椅上,摇摇晃晃,眼皮子都不抬一下。

“不行,要占我家的地,16万一亩,你要占就全占了!”

地上的烟盒已瘪,嘴唇口干舌燥。王玉利怎么也不松口。奚楚满肚子都是恼火,心里也很是委屈。为了老百姓干事,却得不到老百姓的理解。

村里、镇里、县里都听说了这件事。怕引起村民之间的矛盾,镇上派来了人,劝说奚楚:“要不咱算了吧,就在原路基上铺一下。一旦引起几个村里相互之间的冲突,到时候怎么处理呀?”

奚楚却是铁了心:“我是鲁商集团派过来的,我在这儿要做的第一件事儿,就是把这个路给修通!”

“这条路,要么不修,要修就必须要拓宽。”奚楚心里明白,如果在这件事情上让了步,路修不通,后面的工作,再也没办法得到老百姓的信服了。

镇上的干部实在无奈:“奚书记,你这是何苦呢?”

奚楚咬牙:“这条路,我就是引咎辞职,也要把它修出来。”

奚楚又去了三四次王玉利的家里,带领花园村和东岔河村的村民,折腾半年,好说歹说,本要让出两米地,王玉利终于妥协,让了一米。这条路从两三米扩到了五米。

(图为花园村连接大兴道路建设后)

(图为出村路建成后)

奚楚一鼓作气,又打通几条断头路,修了环村路,村民赞其“环城高速”。王玉利更是便利,车子径直到田头。有人问他,“这条路感觉怎么样啊?”

王玉利笑红了脸:“这条路,当初要是能修到6米宽,就更好了。”

这条路,修通了整个村,也彻底修整了村民对奚楚的看法。从此以后,村民心里都清楚了这位第一书记的决心和态度。奚楚办事,很少再受到阻挠。

一碗面,一块把子肉,同事情变兄弟情

2017年,王岔河村开始大面积种植蓝莓,每每到了丰收期,会有水果商前来收购蓝莓。村支部书记有时也需要出远门,给蓝莓跑销路。

2018年,王绍乐找到了一家在浙江宁波的蓝莓销售商,策划着去那边谈生意。王绍乐人老实,奚楚怕他被骗,带着一个村干部,跟着一起上了宁波。

下午一点多出发,晚上十二点进了浙江地界。本就重感冒的王绍乐精神几乎已经涣散,刚上高速还是90码的车速,过了十分钟就只有60码,谁都不敢让他多开。奚楚和另外一个村干部,轮着开了接下来的路。

到了服务区,奚楚劝说王绍乐:“咱在这里住一晚上吧?”

王绍乐摇摇头:不舍得。

三个人就这么在这辆五菱宏光的面包车里凑合了一晚上。三四月份的时候,风还是凉飕飕的,奚楚听到王绍乐咳嗽的声音都变了。

一觉醒来,到了早晨五点,奚楚又劝说王绍乐:“咱吃个早饭吧?”王绍乐又摇摇头:“咱带了苹果和方便面。”

奚楚再也忍不了,掏出钱包,给每个人买了一碗炒面,加了一块把子肉。一份炒面没吃饱,他又给王绍乐加了一份。

到了乌镇,没等王绍乐摇头,奚楚赶忙去买好了三个人的乌镇门票,每张180,三个人在乌镇呆了两小时。

事后回想起,奚楚笑了笑:一顿饭,二三十块钱,他们不是真的出不起。但是对于老百姓来说。尤其特别节俭的老百姓来说,他们舍不得的。”

这趟宁波之行,让领导干部和下属之间的关系,变成了兄弟情。

分给你2亩地,奚书记你就别走了!

有了这“过命”的交情,王岔河村对这位省里派来的第一书记,是心服口服。奚楚干什么,他们就干什么。2018年,村民反映村里道路偏僻,经常走“小黑路”。奚楚筹集了15万元,把从花园村到东岔河村、东岔河村到西岔河村、西岔河村到小市村,跨度在3公里多的丁字路口旁的路灯,都架了起来。旁村一个路灯架起来要2000元,而王岔河村的路灯只要1000元。为啥?

原来,路灯的安装:挖基坑、垫基座、灌水泥、连接灯头和太阳板……这些都是奚楚和村干部自己动手做的。

路灯亮起来了,村里的村容村貌可是看的更明显了。奚楚赶紧带领人做好了路边的绿化,在路旁全都铺上了绿植和槐树。整个村在路灯的照射下,显得非常漂亮。

路灯都要自己装?有人说奚楚抠门儿吗?大家心里都懂了这位第一书记的套路:扶贫的资料有限,花小钱,多做事,有更多的钱,可以做更多的项目。

村干部之间一起干活,村里拧成了一股绳儿,村里的干部们,变成了一只“带不走的工作队”。

两年之间,整个村子的建设投入900多万。除了第一书记身上绑定的资金,奚楚帮助村里协调了600万资金。其中,鲁商集团支持90多万元。

(图为花园村村南塘坝除险加固后)

(图为岔河拦水坝施工后)

(图为西岔河健身广场)

这两年,除了修路,修路灯,奚楚带领村里硬化了各村村委办公室周边,约计10公里,新增硬化面积29100平;整治了花园村村南塘坝、东岔河东南湖塘坝、岔河两道拦水坝、岔河污水处理站、除险加固小寺村南,给东岔河村和花园村安装了自来水;同时,建设王岔河村红白理事会,结束了村民常年没有吃饭的地和活动场所的尴尬局面;建立孝善养老基金,弘扬孝善文化。举办了爱心助学、暖冬走访、四德榜评选、春节联欢会等活动,与烟台城市服务技师学院达成招生就业协议,打开解决贫困代际传递的通道。走访慰问100余户,赠送书包和学习用品90余套、服装100余件、图书300册和部分学习体育用品。

(图为469户,2400位村民请愿书,请求奚楚继续留任)

2019年,奚楚任职期满,离开了王岔河村。四个村村民2400人联名按手印,请求奚楚继续任职。

“奚书记在我们村,可不少老百姓得到了不少的好处。到现在老百姓还念着他奚书记!”王岔河村的老百姓,对奚楚感激不已。

有老百姓私下里对奚楚说:“我给你分两亩地,你就留在这里吧!”

蓝莓销售告急,前任第一书记重返王岔河村

2019年,奚楚服从组织安排,离开了王岔河村。卸下了书记的战衣,却披上了“军师”的长袍。

6月15日一大早,奚楚从济南市区赶回王岔河村,正是因为村支书王绍乐的一个电话。

2017年,在奚楚的带领下,王岔河村开始大面积种植蓝莓,这个曾经不起眼的小村子,已经成为十里八乡眼中的“蓝莓大户”,村里蓝莓的种植面积达到了1200亩。

(图为奚楚种蓝莓)

往年到了蓝莓成熟的时候,都会有大批的蓝莓商贩,前来收购蓝莓。奚楚任职期间,王岔河村的蓝莓前期准备已经做好,就等到了盛果期,村民们就将迎来真正的大丰收。

今年王岔河村的蓝莓收成比往年增加了20%。本应该是村民们大丰收的时节,却因为之前肆虐的疫情,目前村里几乎没有水果商前来收购蓝莓。

没有前来收购的水果商,所以蓝莓的价格就被压得越来越低。“往年蓝莓每斤能卖到55到60元,今年的平均价格要少卖10块到15块,更夸张的是,上个星期二,大果只卖了三元钱一斤。”果农王进来告诉记者。

如果继续按照这样的价格把蓝莓卖出去,民辛勤劳作一年,和之前投入的蓝莓种植资金,几乎就等于全部打了水漂。但如果不把蓝莓以低价卖出去,那就意味着滞销,蓝莓就只能烂在大棚里。

果农急得团团转,村支书王绍乐更是夜不能寐。走投无路之际,他立马想到了奚楚。

当接到王绍乐的电话后,奚楚没有丝毫的犹豫,立马先应下了这件事。他联络自己的公司鲁商集团,最终确定由公司购买一批蓝莓,先解决村民的燃眉之急。于是,1000盒蓝莓被连夜送到了济南,公司员工纷纷前来购买。同时,鲁商投资公司通过员工朋友圈、代购等方式,吸引了不少人主动联系王绍乐,表达了想要购买蓝莓的意愿。

“虽然现在蓝莓滞销的问题没有完全解决,但是因为已经卖出去不小一部分,村民的心情没有那么焦急了。”帮上了村民的忙,奚楚很是欣慰。

 “两年的第一书记的经历,是一辈子的乡土情结”,奚楚和王岔河村的联系,并没有断掉,他还在不断奔走着,给王岔河村的蓝莓,寻找下一个销路。

闪电新闻记者 陈一钊 耿琰  临沭台 胡尊田 周瑞 报道